黑龙江小说网 科幻小说 鬼墟 第三十五章 血眼壁画

第三十五章 血眼壁画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鬼墟| 作者:| 类别:科幻小说

    嘴唇是不同的触感,但疼痛却是一般的火辣。无奈的我只好故技重施,用顶软肋的方法撬开她咬住我下唇的贝齿,把药丸推了进去。阮玉的挣扎缓缓停止,明亮的凤眼里先是一阵迷茫,而后转为惊诧,最后缓缓地闭合了起来,只剩弯翘的睫毛正在微微地颤抖。

    辛辣、血腥加上一丝微甜,种种滋味调成了一道怪异的鸡尾酒,被一条软滑的香舌轻轻送到了我嘴里。那一瞬间怦然心动的触感,把我的灵魂直接锁闭。以至,我忘记了离开这对柔唇……

    哼!凭……什么呀!为什么……后亲的时间长啊!!不公平!

    小芊虚弱的声音让我猛然惊醒,赶忙离开阮玉的樱唇,尴尬的坐起了身。阮玉咬咬嘴唇,闭着眼睛一声不吭,直接扮演起了闷声葫芦。我抹了抹唇边的血迹,刚打算开口说点什么以化解场面的尴尬,没想到却听到几步外的墙边传来了一阵歌声。

    啃吧!啃吧!强吻终究是要受伤的啊……这就是爱的代价!咳咳!逗死我了!七爷!您这是新版的‘东成西就’啊?不过人家是上下嘴唇一起肿,你怎么只肿下边啊!哈哈哈……忒逗了这个!哎呦喂!快来扶我一下,出溜儿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苦笑着走了过去,把窝着脖子都还在猛笑不止的燕道杰拎了起来,重新在墙边靠好,随即走回两女身边打算把她们也抱过去。刚刚走到边上,小芊便撅着嘴瞪着我说道:大木头!先抱我!刚才我就亏了……

    我闻言赶紧把她抱了起来,以防这有点没心没肺的丫头说出什么少儿不宜的对白,弄得大家尴尬。不过我没想到的是,在将她抱到墙边的这几步路里,我的肩膀再次受到了猛烈的利齿攻击,让我不由暗自庆幸她这会儿好在是只有嘴能动,要不然我还指不定要遭受什么。放好小芊,我又回头抱起阮玉放到墙边,随即赶忙拿过铁盒取出药丸,分为喂她们吃下。直到我自己也服下药丸之后,我才四肢大张的平躺在了地上,一股身心俱疲的感觉霎时灌满了全身,丝毫不想再动,就连扔在小芊身上的药盒都懒得收起,只是不住的仰头喘息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之后,燕道杰叼着烟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,扔了一支给我便坐在旁边默默地吸着。我冲阮玉和小芊挥了挥手,示意她们围坐过来,开口说道:大家都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吧。我是一进拱门就被一道白光晃得直晕,眼睛都睁不开,接着便发现你们不见了,然后……

    我将自己的经历向他们简述了一遍,随即便听着众人讲述他们的经历。待大家都讲完之后,我想了一会儿,总结道:我们发生的事情有几个共同点,第一,大家都是被一道白光晃的发晕。其次,每个人都经历了一个对自己来说极为重要的情景。还有,经历事情的时候,每个人都看不到别人,只能看见自己……嗯,我是这样想的,我们刚才应该是陷入了一种幻境,这种幻境极为真实,内容来自于我们本身最重要或是最深刻的记忆。而制造这个幻境的应该就是……它!

    众人顺着我的指点看向了那堵镜墙,随即各自思索了起来。沉默了一会,阮玉扭头看了看四周,沉声说道:我觉得应该就是那堵怪墙有问题,毕竟这屋子里再没有其他不寻常的东西了。可问题是……刚才的经历十分真实,我妈妈摸我头的时候,那感觉……和我小时候一样。真的是幻觉吗?到底是怎么造成的?表面上那种像流动水银一样的东西又是什么?最关键的是,弄出这种幻境的目的是什么?…,

    她的问题让众人再次陷入了思考,可是,沉默了许久之后都没人出声说点什么,显然大家对这种诡异的情况都是一样的茫然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知道刚才的经历到底是不是幻觉,毕竟那感觉太真实了。我也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,不过……我清醒过来之后所见到的情况是,你们都在玩命的向着‘怪墙’靠近,我觉得那墙壁似乎是在引诱我们碰触……

    从我们离开栈道开始,一路上就没发现任何一个岔口,而莫教授他们却到现在都没碰见。我一直觉得这事儿很奇怪,刚才我看了一下手表,结果发现……阮玉抬起手腕将表盘朝向众人,看清表盘的大家当即大惊,赶忙看向自己的手表,随后,便只能面面相觑,相顾无言……所有的手表都在按部就班的走着,可诡异的是,指针的运转方向是相反的!

    阮玉清清嗓子,接着说道:这种情况已经无法判断时间了,我们在螺旋通道里到底走了多久谁都不知道。所以,我觉得刚才遭遇的情况应该不是让我们碰触墙壁,而是打算让我们走进去!

    嗯……也有可能!毕竟有那种像水银一样的东西挡着,谁都不知道那后面到底有什么,存在着另一个房间也不是不可能。而且,我们的清醒实际上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儿。首先是我这条来历不明的项链以一种我不理解的方式将我唤醒,然后便是三哥的‘避瘴丸’恰好可以破除大家的幻觉,这两条结合才导致我们没受控制。莫教授他们应该没有相应的东西,所以搞不好他们……

    对了,说到你的项链我才想起一件事。你刚才说那项链在发挥作用的时候是发出红光的,对吧?你觉不觉得这种情况和我们抓捕‘血徒8号’那会儿,他救起女尸的那个场景有点像?

    阮玉的话引动了我的记忆库,我仔细回忆了一下那晚在废宅的血战,随即发现刚才的情景与那时的遭遇确实十分相似,于是点头说道:嗯!的确很像!不过我的项链刚才是引起了我纹身的反映,感觉像是通过那些符文来传导能量……那女尸的身上并没有类似的东西啊?

    对了!大木头!在栈道里那会儿我就想说你纹身的事儿呢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